不骗你有些花真的要命!

众所周知,在“反击”动物这一块,食虫植物拿捏得很到位,可以说是硬生生把食物链给逆转了。并且在瓶子草、猪笼草、土瓶草等不同分支里,爆发了“起义”,纷纷使出绝招逆天改命。

活下来只是生命最基本的渴求,还有一大类植物,也会给虫虫布下陷阱、痛下杀手,不过并不是为了获取营养,而是为了繁衍后代。

天南星是个大属,我国南北都有分布,你看到它开花就能认出来——它们的花长得像个笼子。这“笼子花”由一个肉穗花序与一个包裹着花序的苞片组成。在天南星科,它们拥有了单独的姓名,叫佛焰苞。

天南星的佛焰苞,演化成了一个陷阱。它不再像花瓣那样一味招摇,而是束起身子包住花序,顶部还有个檐,能遮风挡雨,形成一个封闭的空间。

天南星的陷阱逻辑和食虫植物瓶子草是相似的——花开后,花序上的附属器会散发气味,吸引传粉昆虫前来,寻着佛焰苞的盖子找到入口。

佛焰苞上布满一道道白色条纹,通向底部,而底部由于反光显得格外明亮,搞得昆虫以为那是出口。实际上,底部才是真正的囚笼,进去可就出不来了。

“笼子”的内壁上,布满了微观的柱状结构,向下斜立着,形成一个“大滑梯”,引领昆虫跌落下去。触底之后,它们可能也曾试图爬出这个笼子,奈何笼身布满蜡质,虫虫们脚下打滑,挣扎过后只会再次跌入底部,身上沾满花粉。

天南星属一般是雌雄异株的,雄株花序仁慈一些,不会要了传粉昆虫的命——雄株佛焰苞底部有个小孔,虫虫有机会爬出去!

雌株没有给昆虫留下出口,它们只能在里面疯狂挣扎,全力给雌株授粉,然后丧命其中(右一是雌花序)

这可能是因为天南星属基本都是欺骗性传粉,它们的花不会给传粉昆虫提供任何报酬。也就是说,它的访花者中很可能没啥回头客,所以能够充分授粉的方式,就是骗虫虫进来后“监禁”起来。

天南星属植物的传粉昆虫,一般是蕈蚊与菇果蝇,具有菌食性。所以有研究认为,天南星的花很努力地在模拟蘑菇,它们佛焰苞的棒状附属物,会不时地发出类似菌类的气味。

天南星属植物雌雄花序的结构(spathe为佛焰苞,appendix为花序上的棒状附属物),它构成的陷阱(左与中)与瓶子草(右)相似

更有甚者,天南星可能在外貌上也努力改造了——有些佛焰苞入口处全白,里面的附属物也变得膨大,宛若一整个大白蘑菇。

按理说,雌株也可以放昆虫一条生路,授粉后就放它出来,但永久监禁效率更高啊!而且到了雌株这里,授粉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倒是也可以把虫虫放出去,但是没必要哈。

不过,自从我知道了天南星要多努力才能从雄株变成雌株后,我有点能理解这致命的招数了……

天南星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雌雄异株,雌雄之间可以转换,性别由营养状况决定。当它没有积累足够的养分时,它只会开出雄株,毕竟雄株在繁殖上的投入是较小的。等到营养积累足够后,才转成雌株。

因此一个居群中,往往雄株较多,雌株较少,而且要变成雌株,往往要积累好几年的养分。所以雌株在传粉时手段更绝,也实属迫不得已。

至此就只剩一个问题了,蕈蚊们每年都会在天南星的花期时走进那个致命陷阱,它们是傻吗?不能演化出什么分辨陷阱的方法吗?

一是天南星很可能利用了蕈蚊寻找食物的信号,而这种本能根植于蕈蚊的基因中。另一个原因就是,虫虫们并没有回头路啊——进到雌株里,然后就原地去世了,根本没法把“这花要命,快跑”的信息传递出去……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