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第一部为“菌”而作的专著—《菌谱

我们的老祖宗在很早以前就已经发现、食用并记载过食用菌。《尔雅·释草》所载“中馗菌”(李时珍怀疑钟馗的故事与中馗菌有关)就是一种菌菇。《吕氏春秋》:“和之美味者,越骆之菌。”由此可知,至少两千年以前,食用菌就已经是中国人餐桌上的美食了。随着时代的发展,人们不再满足于去野外采摘食用菌,而是极力探索这种美味的人工培育方法。不晚于公元6世纪,我们的祖先就掌握了金针菇的接种和培养方法,并被贾思勰载入《齐民要术》一书中。

纵观陈仁玉的一生,他生性聪颖,好读书,仕途顺利,位高权重,但他非医生、非药学家、非美食家,为什么要写下这样一部植物学专著呢?在《菌谱》自序中他说到:“欲尽菌之性,而究其用、第其品

南宋周密《癸辛杂识》:“天台出桐蕈,味极珍,然致远必渍以麻油,色味未免顿减。诸谢皆台人。尤嗜此品,乃并舁(yú)木以致之,旋摘以供馔。”这段文字透露出八百多年前人们高超的菌菇保鲜技术和运输技巧,也反映出上位者对台州菌菇的青睐。上有所好,下必甚焉,台州菌菇美名远播,当地百姓自然异常欢喜并倾力培育。在这样的现实背景下,陈仁玉认为为家乡的美食—菌菇写一部书十分必要。

理宗淳祐五年(1245年),刚过而立之年的陈仁玉在家乡写下了这样一部注定要留名青史的世界上第一部食用菌专著—《菌谱》。该载了合蕈(xùn)、稠膏蕈、栗壳蕈、松蕈、竹蕈、麦蕈、玉蕈、黄蕈、紫蕈、四季蕈、鹅膏蕈共十一种食用菌。全书言简意赅,内容丰富,仅八百多字,在中国植物学史、药学史、烹饪史上价值极高,影响深远。

合蕈(又称桐蕈,即现在所说的香菇)排在首位。陈仁玉认为“菌多种……皆无香,独合蕈香与味称……宜特尊之,以冠诸菌。”别的菌类没有香气,而合蕈“香气”与“味道”并优,自然应该名列前茅。陈仁玉还讲到“合蕈”名称的由来,十分有趣。据说合蕈本名“台蕈”,贡献给皇帝的时候,皇帝把“台”字误认成了“合”字,“合蕈”之名从此流传。因为被众多达官贵人喜爱,它的价格极高,山民争相采集,以致寻觅到新鲜的合蕈十分困难。

如稠膏蕈“独此邑此山所产”,是台州的“特产”,因此陈仁玉说他“尤可贵”,排名仅次于合蕈。而松蕈则有奇特的医疗效果,“人有病溲浊不禁者,偶啜松下菌,病良已,此其效也。”紫蕈、四季蕈则不幸被评为“蕈品为下”和“不入品”。最后还有一种易与别的菌类混淆的鹅膏蕈,“生高山,状类鹅子。”陈仁玉特别指出要将其与有毒的杜蕈相区别,杜蕈“甚美有恶”“食之杀人”。

陈仁玉《菌谱》填补了菌类无传的空白,并对后世的菌类专著影响深刻。受它启发并影响的就有明代潘之恒的《广菌谱》、清代吴林的《吴菌谱》和张崧的《北菌谱》等书籍。日本的佐藤成裕编写的《惊蕈录》(1796年)也受陈仁玉《菌谱》影响,该书引用了一段《菌谱》中关于砍花法培植香菇的佚文,现存的各种《菌谱》版本中未曾见到。

1. 蕈(xùn):真菌的一类,生长在树林里或草地上。地下部分叫菌丝,能从土壤里或朽木里吸取养料。地上部分由帽状的菌盖和杆状的菌柄构成,菌盖能产生孢子,是繁殖器官。种类很多,有的可以吃,如香菇;有的有毒,如毒蝇蕈。(《现代汉语词典》)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